公司  | 专访 | 品牌 | 匠人 | 文化 | 声音 | 速报 | 图说 | 鲁网首页 
鲁网 > 新鲁商 > 匠人 > 正文

80后姑娘马翠和她的青庐会

2019-07-23 22:47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她叫马翠,熟悉的朋友叫她“翠儿”。是的,她创办了山东最大、也最活跃的企业家社群组织——“青庐会”。这个名字源于陶渊明的那句诗“结庐在人境”。她反用这句诗,是想把她的青庐会建在都市里人群密集的地方。

  这姑娘一头短发,腰板笔直,背着双肩包。见到朋友,充满热情和活力。 

  这姑娘喜欢健身。近几年,她跑了六个半马,参加了次环台湾骑行,在迪拜体验了一把高空跳伞,她跟我说,最近她的新尝试是在练习普拉提床。 

  这姑娘语速之快超出你的想象,听起来就像是在发连珠炮。初次跟她见面的人,往往不能听清她说的每一个字。朋友们提醒了她多次,你可以稍微说慢点吗?她也努力改正,但成效极微。 

  这姑娘86年的,但有200多个企业家愿意跟她一起。他们分布在山东各地。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是这姑娘的投资人,拉卡拉集团董事长孙陶然、经济学家管清友、途家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军等人总是愿意为她站台,至于支持他的专家、学者,那就更多了。 

  她叫马翠,熟悉的朋友叫她翠儿。是的,她创办了山东最大、也最活跃的企业家社群组织——“青庐会。这个名字源于陶渊明的那句诗结庐在人境。她反用这句诗,是想把她的青庐会建在都市里人群密集的地方。 

  焦虑 

  2008年,山东姑娘马翠大学毕业,去了中国发行量最大的商业杂志《商界》,负责《商界》在山东地区的业务。那是一个纸媒还很火红的年代。 

  但遗憾的是,马翠所见到的那种火红,其实不过是纸媒时代傍晚的晚霞,虽则绚烂醉人,但也骗人,因为,晚霞消失以后,夜晚必然到来。只是时代发出了咔咔巨响,你提前听到了吗? 

  媒体人惊讶地发现,移动互联网首先拿来问斩的行业,正是给自己带来荣光的传媒业。渐渐地,报纸、杂志没人看了,手机,和加载在手机上的微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于是,失望、焦虑,甚至焦躁的情绪吞噬了一代媒体人。 

  马翠在回顾那几年的心路历程时坦言,她就是那个极端焦虑群体中的一员。 

  2013年秋分那一天,马翠和自己的上司兼朋友、前《商界》杂志主编樊力通了个电话。那通电话很长。除了沟通工作上的事情,她还告诉樊力,她想出来创业。 

  没想到,樊力非常肯定她的想法,并与她一起讨论、推演了种种创业项目。其间,马翠提到,山东人受儒家文化影响至深,很多山东人都喜欢读书;她此前拜访企业家时,会经常送给他们她喜欢的书,他们也很喜欢。 

  这个信息激发了两人的思路。樊力就说,那可以搞读书会啊,只是传统的读书会的交互方式太低频、太形式主义了,但读书会完全可以搞成高频社交,可以做成快消品啊。一句话,要帮助企业家把书读活,而不要读死。这事之所以能做,根本原因在于,企业家要应对充满高度不确定性的未来,就必须终身学习。 

  那是六年前的中国,社群的概念还未粉墨登场,但是两人隐隐觉得其实很多人并不会读书,或者是将这件事放在形而上学的维度。青庐要做的是知行合一,不论它的初心是否构成一项事业,但至少它是有意义的。只要是有意义的事,就会有共情。 

  决定就这样下了。 

  读书会的本质是会读书 

  最先搞的就是单纯的读书会。马翠先给企业家配一本书,并为大家划了书中的重点,这样做,是为了帮读者节省时间。企业家联系着重点先读一遍书,读完后,再组织线下讨论活动。她推荐的第一本书就是孙陶然的《创业36条军规》(初版)。她认真读过这书,觉得对创业者来说非常实用。 

  201312月,马翠在潍坊组织了第一期青庐读书会,当期活动主题是创业没有回头路。她想以此给创业者打气,其实更多的是给自己打气,因为她自己已经是一个创业者了。捧场的企业家不少,除了潍坊当地的,还有专门从济南去的。马翠还特别从重庆请到了刚刚辞职的《商界评论》主编胡浩去主持读书会。没成想,在第一期读书会上,企业家们的发言都很踊跃,大家都想以后继续参加青庐读书会的活动。 

  此后,马翠每个月都会自掏腰包给庐友们配一本书,然后组织线下讨论。为了帮助庐友深入理解书的内容,读书会还邀请了部分书的作者到场跟大家见面交流。在此期间,马翠在庐友中发起了一个微信群,大家天天在群里交流关于读书的话题。 

  不难发现,这时候的马翠,根本没想好读书会如何赚钱,她的所有做法都显示,青庐读书会就是个公益组织。但问题是,到2014年年中,读书会的开销越来越大,运营工作也不是她一个人忙得过来的,读书会如何运营、如何盈利成了必须直面的一个问题。正如这些年流传起来的那句俗话说的那样,不赚钱的生意都是耍流氓 

  已经有庐友为马翠想到了这个问题,有庐友就对马翠说:翠儿,活动这么好,要不咱们都交点钱吧!马翠一开始还不好意思,但她还是选择了直面现实。从2014年开始,青庐读书会就推行了会员制,每个会员每年需要缴纳会员费;新会员入会则必须由老会员推荐;新会员入会前,马翠必须亲自登门拜访。马翠说,这样做,是为了确保庐友的价值观相对一致。这句话的意思是,青庐不是个吃吃喝喝的地方,大家的价值观应该在一个维度。 

  但新的焦虑还是产生了,核心问题是,青庐读书会到底能给庐友提供什么真正的价值呢?难道只是读读书、交几个朋友?单纯是读书的话,庐友在家不是也可以读吗?单纯是交朋友,作为企业家,哪里不能交朋友?总之,别人为什么要到青庐来呢? 

  提供价值,价值,价值!多少创业者因它跌倒?多少创业者真正想清楚了这个创业的黄金法则? 

  一般来说,人们的思维方式分为两种:一种是理性主义,事先把什么事情都想得清清楚楚了再干;一种是经验主义,先干起来再说,边走路,边寻路。马翠虽然也一直在为青庐读书会到底能给庐友提供什么价值苦思冥想,但她不认为自己是那种事先能把什么事情都想清楚的人,所以她选择了边走路,边寻路的办法。 

  这是个明智的选择。因为,在一个高度不确定的、巨变的时代,真正有足够前瞻性和穿透力的人实在太少,大多数想干事的人,只能在战争中学习战争。 

  我就是冲着青庐会来的 

  深处焦虑中的马翠在2014出现一次意外,还做了手术。好在,好消息在2015年接二连三地来了。 

  这年5月,知名财经记者李志刚出版了商业图书《创京东》。当时的京东如日中天,商界人士谁都想搞明白它是怎样成功的。马翠在了解到这个图书出版信息后,马上联系了出版该书的中信出版社,表示想承办该书在山东的首发式。中信当然乐见其成。地产企业中国铁建在获知这一情况后,也愿意为活动提供赞助。于是,一场包括李志刚、京东高管及众多商界大咖参与的《创京东》首发式在济南被青庐读书会搞起来了。这是一场参与人数超过500人的大型读书秀,效果非常好。 

  4个月后,马翠又得知孙陶然的《创业36条军规》修订版出版了,于是她又邀请孙陶然到山东搞首发式。 

  孙陶然的这场新书首发式搞得更大,当地创业孵化机构甚至把潍坊市副市长请到了现场,参加活动的观众则逾千人。有感于马翠的执着,孙陶然在台上发言时说:我就是冲着青庐会来的。台下的马翠,忍住没有让自己的泪落下来。 

  随后,马翠又陆续联合鲁能地产搞了《联想涅槃》在山东的首发式,联合浪潮集团搞了《方太:大道与匠心》在山东的首发式,活动都非常成功。 

  这一系列大型图书首发式给青庐带来了什么?看得见的收获是,名不见经传的青庐赢得了山东商界的信任。但对马翠而言,更重要的是,她理解了什么是社群。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马翠逐渐为青庐会找到了定位,那就是青庐会要做成山东企业家的知识分享与人脉聚合平台。 

  基于这个定位,青庐会推出了面向线下的多项服务:青庐读书会仍然指向读书需求,但读书的方式后来又拓展到听书;青庐干货学堂解决的是创业痛点问题;此外,还有青庐深度私享会、庐友论道、青庐公开课等等。其中,青庐内部、外部游学服务很值得一提。所谓内部游学,就是组织庐友互访,有针对性的解决庐友在商业实践中的困惑。所谓外部游学,就是离开山东,甚至到世界各地著名企业参访。这几年里,马翠经常带着庐友去日本、德国、瑞士、以色列、台湾地区及国内标杆企业参访。在德国汉诺威,她带庐友体验工业4.0;在日本,她带庐友体验工匠精神和精细化管理;在台湾地区,她带庐友体验传统与现代融合之道;在阿里巴巴,她带庐友体验什么是互联网思维…… 

  去的地方太多了,请进来的专家学者和企业家更多,知名吴思,雷颐、费勇、张宏杰等,经济学家管清友、左小蕾,财经作家家吴晓波、财经评论员叶檀,企业家孙陶然、冯仑、茅忠群、罗军、黄耕、毛大庆……其中一些人,后来还成了青庐会的商业合作伙伴。 

  比如,吴晓波。 

  20151227日,青庐会举办了成立两周年庆典。庆典模仿央视经济频道的年度经济人物颁奖典礼,很隆重。那几天,吴晓波正在青岛海尔调研。马翠找到吴晓波,给他讲了青庐会的事和自己的打算,并诚恳地邀请吴晓波到庆典会上演讲。吴晓波答应了,不仅站台了青庐会,还帮马翠分析了青庐的成长模式。 

  明年,带着青庐一起走吧,我很想把青庐做好。马翠趁机试探着向吴晓波发出了合作邀约。 

  当时二人也没想好具体怎么合作,马翠只是希望双方都考虑一下合作的可能性。翻过年去的1月下旬,在北京,马翠又有机会和吴晓波晓波一起喝茶。吴晓波打开笔记本,就在上面写写画画,写的是他对青庐会下一步发展的设想。马翠赞同他的设想,吴晓波就说: 

  我可以投资青庐会。 

  彼时的马翠没想到吴晓波居然要投她,但事情就这样成了,到当年6月份,双方就签署了投资入股协议。 

  这是一个社群时代,吴晓波频道和青庐会做的都是社群生意,吴晓波之所以投资青庐会,根本上还是看中了青庐做线下社群的经验和其中潜藏的可能性。事实上,青庐会与其他社群最大的不同,就是其更看重线下的价值,而不是单纯的基于互联网的交互。马翠相信,线上一年,不如线下一面,她直言:我们能走到今天,核心竞争力是线下的链接能力很强。吴晓波正是看见了这一点,他也要打通线下。 

  社群运营的成败,直接表现在黏性上,有太多社群根本做不到高黏性。为什么说青庐会具有高黏性?一个数字大概就能说明问题:这些年来,青庐会的会费年年都在升高,但庐友的续费比例每年都能达到90%以上。庐友参加了青庐会的活动,也很乐意通过社交网络分享出去,而且正如前面所言,青庐会的新庐友,全是老庐友推荐进来的。庐友去参加青庐会的活动,完全不是客人心态,谁都认为自己是那里的主人。 

  重视线下交互在青庐是一个战略,由于线下的需求多种多样,因此参与青庐会的人其实是分层的。马翠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20168月,在与吴晓波商量后,她主动为庐友分了层,构建了一个金字塔形的庐友体系:金字塔的最顶端被称为长老会,汇聚的是国内一线企业家、专家学者及媒体大咖;第二层是学士会,汇聚的是成长型企业家;第三层是成长会,面向的是初创企业CEO和职场精英人群。 

  青庐会在创立三年之内,其分支机构已遍布山东各地级市。为了提高线下交互频次和针对性,青庐会又依托各地庐友资源打造了基于同城庐友交互的青庐会客厅。庐友们普遍把这件事当成自己的事,有庐友甚至主动将自己的经营场所留置一部分出来作为青庐会客厅活动场所。马翠说,她希望青庐会平台上的每一个庐友都能够将自己的盈余知识和盈余资源拿到平台上来共享,互助是交互的必然结果。 

  有社会学家说,中国的进步有赖于民间社会的壮大,而民间社会壮大与否的标志则在民间组织的互助程度如何。 

  但是,这就够了吗?仅仅分享知识,聚合人脉就够了吗?企业家的需求仅止于此吗?青庐会还能为庐友们提供更多、更大的价值吗?  

  超级链接 

  2017年,在与庐友的交流中,马翠发现了庐友的两大需求:一是融资;一是品牌传播。马翠就想,青庐会应该满足庐友这两个需求,满足了这两个需求,青庐会就能实现更强的链接。 

  对媒体出身的马翠而言,品牌传播本就是当行的事情,于是,她主动跟庐友说,青庐来帮你搞定品牌传播吧。庐友也觉得,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样最好。 

  但马翠不懂融资,怎么办?没关系,找到相关机构合作不就行了。青庐既然是一个平台,自然就需要很多插件。经朋友介绍,她认识了经济学家、投融资专家、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二人一拍即合。 

  加入这两块业务以后,商业模式就升级了。到2017年中期,马翠发现,青庐会的定位也必须升级了。于是,她重新定义了青庐会,那就是,青庐会要做山东企业家的高端成长平台。很显然,这就不仅仅是知识分享和人脉聚合的概念了。 

  站在2019年的时间节点上,马翠说,青庐会既要做灯泡,也要做灯塔。所谓灯泡,就是照亮企业家的头脑。所谓灯塔,就是要代表企业家,为他们引领方向。以前的业务都可以归类为灯泡业务,但从今年开始,青庐会已经在做灯塔业务。 

  比如,樊力与马翠就刚刚出版了一本新书《进击四十年》,写的就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鲁商艰苦卓绝的奋斗史。他们希望通过这本书高扬企业家精神,希望鲁商作为一个群体受到社会更多关注,也希望青庐会能代表鲁商对外对接一些资源。 

   

  方太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茅忠群出席新书首发

  有人说这是继吴晓波《激荡十年,水大鱼大》之后,近年来解读中国商帮最好的一本著作。 

  如今的马翠,已经很少再焦虑,每当焦虑之心一起,她就会看看左手腕上的刺青,那块刺青有着使她安定的神秘力量。 

  2016年的元旦前一天,马翠和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坐定后,看见窗外有个流浪汉趴在窗户上。饭局结束后,他依然在那里,便将一些饼和肉打包送给了那个流浪汉。流浪汉笑了。那是一个虽然蓬头垢面,但也清秀的年轻人,看起来甚至有些斯文、害羞。马翠想,这个小伙子究竟经历了什么? 

  这个际遇使她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那就是,不管过去的经历如何,都不应该受困于过去,所谓活在当下就像一个信封,没打开前,你永远不知道里面是惊喜还是惊吓。珍惜当下每个瞬间的机缘和眼前的所有,将来一日,信封开启,如果是个惊喜,也会比较淡然,如果是个惊吓,也会比较坦然的面对。 

  抛开焦虑,带着一帮焦虑的人拥抱这个不确定性的时代,自然就能获得确定的信念和笃定的力量。 

  这,就是马翠这个人,和她的生意。 


责任编辑:编辑值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