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势 | 山东 | 生活经济学 | 七嘴八舌 | 博客精选 鲁商集团 零售 | 制药 | 地产 | 酒店 | 传媒 | 教育 | 汽车
鲁网 > 天下鲁商 > 聚焦鲁企 > 正文

乐视危机的济南波动:售后停摆 销量下降 经销商观望

2017-07-26 08:49 来源:舜网-济南时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乐视挺住,老贾加油。”7月21日17:50,济南乐迷同城会里有人发出这样一条消息,仅一人附和。在此前后的5天内,这个61人的微信群鸦雀无声。

  乐视危机的济南波动:售后停摆 销量下降 经销商观望 

  7月25日上午10点半,位于连城广场一楼的乐视体验店内空无一人。记者郭尧 摄

  鲁网7月26日讯 “乐视挺住,老贾加油。”7月21日17:50,济南乐迷同城会里有人发出这样一条消息,仅一人附和。在此前后的5天内,这个61人的微信群鸦雀无声。

  几个小时前,以电话会议形式召开的乐视网董事会上,孙宏斌当选为乐视网董事长。从今年6月底金融机构逼债诱发的新一轮乐视危机看似以“江山易主”的形式暂告停歇。但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据称,随着梁军取代贾跃亭成为乐视网法人代表,那些在乐视大厦前拉起的讨债横幅,只是从“贾跃亭还钱”改成了“梁军还钱”。

  乐视危机的余波还在持续,而济南的“烂摊子”也亟待收拾。

  不开机与不开门:萧索的乐视门店

  乐视官网显示,济南共有34个乐视线下门店,即官方授权体验店。其中22个位于市区,另外12个位于济阳县、平阴县等地。近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实地探访7个线下门店,并与另外9个门店电话联系,在这16个门店中,7个正常营业,另外几个要么未摆放样机,要么样机未开启,要么处于关门状态。

  21日晚8点多,连城广场一楼乐视生态体验店墙上挂着的四台乐视电视均未开机。店铺内外也没有明显的“乐视”字样,除了“共享生态世界”、“内容”、“应用”和“平台”等信息,很难将这个位于商场角落、洗手间旁边的店面与乐视产生联系。

  “有时候一天没人来问,有时候一天有几个人来问,也有好几天卖不出去的。”店员记得,今年3月份乐视手机撤柜、店铺整体装修之前,乐视展厅的占地面积更大,也有招牌。一名店员说,乐视银色标识与蓝色底面不协调,重新装修后就没再安装。22日下午,人流量较大,该店的样机同样未开启。店员解释称,同时开机会导致跳闸,一次只能开一台。

  当天中午,位于华山珑城小区的乐视生态体验店大门紧锁,但店内还挂着乐视电视;历山北路店开在一家联通营业厅里,负乐视电视的人不在店里,想买电视只能电话联系。

  22日早晨,历城区王舍人街办飞龙飞商场内已没了乐视的踪影,周围商户说,随着修路拆迁,这家乐视就消失了。

  济阳的一家乐视生态体验店也已关门,老板则推荐到高新店购买电视。位于宏图三胞内的乐视生态体验店同样萧条。宏图三胞南辛庄西路店店员说,目前没有摆出乐视样机,也没有乐视的展厅展柜,但可以前去购买。记者致电章丘宏图三胞,店员说店里没有乐视电视或样机,转而推荐另一个网络电视品牌。

  “不靠谱”与“不赚钱”:观望的经销商

  周诚也在观望着济南乐视的动态。毕竟,他自己就在济南东部开了一家乐视生态体验店,目前他还有十多万元货款压在乐视手中。

  最初接触乐视时,正值乐视推出了合伙人计划,周诚随即投了意向书,直到一年后才有人和他联系,“当时济南乐视只有一个人,说是没收到这份意向书的推送。”但他没想到,乐视的不靠谱不仅于此,一些承诺不能及时兑现,或者干脆兑现不了。“去年开店,我们投了2万多元用于推广,年底才报销出来;宣称开业有装修补贴、店员补贴,济南只有一家店拿到了这份补贴;进货返现的日子也不确定。”这些信号,让周诚有些担心。

  今年3月,他再次嗅出了危险的信号,“乐视爆出内部消息,电视要大幅涨价,每台涨价幅度是千元左右,让经销商都打款进货。山东有打款一两千万元的经销商。3月15日打款提交,最晚一批货是6月29日才到。”周诚知道,去年9月乐视电视代工厂就已停产、缺货,他将今年3月的涨价消息理解为圈钱,补之前缺货的窟窿,“乐视欠着代工厂的钱,肯定要还一部分,然后代工厂才给他们生产。”当时,周诚觉得比较危险,没有打款进货。

  让周诚吐槽的还有乐视的返利制度。“所有的电子产品都有返利,但没有乐视这么高的返利。比如说,一台电视说卖3000元,要打款5000元才能进货。其实成本可能只有2000元,可能随后再返给我们1000元或者2000元。这个返利,任何厂家都有,通常是厂家给经销商几个点的返利。没有像乐视这样返利高达百分之三四十的。”周诚认为,这也是在圈钱。

  根据周诚的计算,开业一年多收入与支出几乎持平,“细算的话是赔钱。”周诚透露,济南有一家乐视体验店的老板是个IT男,经常拿工资贴补店里赔的钱,这家店也是连年赔钱经营。“他天天盼着发财,因为乐视承诺LePar店达到一定标准就可以认购股权。”

  售后停摆与销量下降:梦想只剩下窒息了?

  7月24日与25日,记者多次拨打乐视电视售后客服电话,始终无法接通。济南乐视手机售后则表示,“需要返厂的问题修不了,厂家从端午节开始就全国停货,已经停摆了。也就是说,保修没有了。”

  周诚说,乐视电视的很多第三方合作,包括售后维修,都多少出现了问题。“有电视坏了的客户找我们,我们只能向公司反映,公司也没办法,没明确的答复。”

  在乐视经销商内部群里,有经销商抱怨自己手中已经有好几个需要维修的客户,但就是打不通售后电话,有人回应说一个多月了一直打不通,只能继续等下去。“售后不给力,让我们怎么有勇气去卖?”还有的经销商手里压了一些乐视手机。

  目前可以明确的是,乐视手机在济南乐视生态体验店已经几乎无法买到。美林大厦一层的乐视生态体验店里,还有两三部乐视手机。这家店的老板刘建说,这几部手机他无法退货,“不退,哪有退的,剩下的大多都送人了。”

  提起与乐视合作,刘建忍不住抱怨,“乐视欠我们钱。我们是去年年前打的款,这才到货。现在打款,是预定八九月份的货,我们先给钱,人家该(欠)着货。”

  周诚另外担忧的是乐视销量的明显下滑,“哪怕再偏远的门店,一天卖3台电视才能回本。但是现在大多数店的情况是一周只能卖出一两台电视。”位于山大南路的乐视体验店负责人也坦言,今年的销量仅有去年的一半。

  周诚最大的担心,是乐视危机对消费者的影响。“乐视公司有了负面新闻,消费者都不认可了。今年和去年能明显感受到差别,以前有人是冲着乐视这个牌子来的,有的人是冲着乐视会员来的。今年就白搭了,别人会问我乐视是不是黄了?乐视还干着吗?”不只是消费者少了,“买东西的也都担惊受怕的。”

  消费者对乐视的态度的确产生了变化。以乐视TV济南乐迷会为例,这个“泉城济南乐迷线上交流平台”的微博账号2014年发了45条微博,2015年439条,2016年降至188条,今年则只有2条。22日一早,当有人听说记者寻找乐视体验店时,表现出十足的惊讶,“乐视公司都出事了,怎么还买乐视的电视?”

  周诚想过退出,但他还有10万元的货款压在乐视手中,“乐视的系统是只能进不能出,你打进去钱,别想再拿出来。”采访中,一家门店提到,店面只是展示给乐视公司看的,而不是消费者,“进来货再甩(卖)出去,哪怕是赔钱出手。”

  对于上述情况,乐视济南区域负责人回应称,“我们的业务一切正常。”

  4月30日,周诚曾对乐视的信心一度跌到谷底,他发出了一张以“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为背景的贾跃亭照片,称现在“只剩下窒息了”。(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舜网-济南时报)


责任编辑:鲁珊珊
分享到:
./W02017072631793393015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