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势 | 山东 | 生活经济学 | 七嘴八舌 | 博客精选 鲁商集团 零售 | 制药 | 地产 | 酒店 | 传媒 | 教育 | 汽车
鲁网 > 天下鲁商 > 故事 > 正文

放开进口已一月有余,济南这家全国最大市场为啥难觅美国牛肉?

2017-08-30 09:52 来源:经济导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作为世界第一大牛肉生产国,又有中美双方诚意推广,美国的牛肉缘何难上国人餐桌?经济导报记者采访发现,美国牛肉产品在中国市场还缺乏比较优势,从而使市场更多选择其他产地的进口牛肉。

  鲁网8月30日讯 “我这里有阿根廷和乌拉圭的牛肉,但是没有美国的。”28日,在济南维尔康肉类水产批发市场,一位经营进口牛肉的业户告诉经济导报记者。此时,距允许进口美国牛肉的最迟期限——7月16日已过去一月有余,但美国牛肉在市场依然罕见。

  作为世界第一大牛肉生产国,又有中美双方诚意推广,美国的牛肉缘何难上国人餐桌?经济导报记者采访发现,美国牛肉产品在中国市场还缺乏比较优势,从而使市场更多选择其他产地的进口牛肉。

  要不要卖,市场说了算

  提起美国牛肉,公众的第一印象或许是便宜,因为有传言称,在美国超市牛肉促销时,价格低至折合人民币每斤10元左右。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牛肉生产国。

  另据农业部的统计,2016年中国的牛肉消费市场规模达到3600亿元,而且还有近80万吨的“缺口”;而美方的数据更是认定,中国已成为世界增长最快的牛肉进口市场。

  所以,为了让自家“世界第一”的牛肉打入“世界增长最快的牛肉进口市场”,美方积极与中方寻求谈判,并在今年5月得到最迟7月16日开放进口的应允。

  业内普遍认为,放开美国牛肉进口是个多赢的事情,一方面有助于减少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另一方面可满足我国对质优价廉的牛肉的需求。山东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经济导报特约评论员张清津透露,本次放开进口的美国牛肉享受单独配额。

  然而,美方的积极与中方的诚意并未换来足够的市场反响。经济导报记者寻遍了济南维尔康肉类水产批发市场的1、2号厅,并未找到一家经营美国牛肉的商户。据悉,济南维尔康是全国最大的肉类水产品集散地批发市场。

  究其原因,牛肉进口商、澳新食品进口食材超市执行经理付林对经济导报记者直言,“美国牛肉与其他国家的进口牛肉相比,没有明显的比较优势。要不要卖美国牛肉,还是市场需求说了算。”

  缺乏比较优势

  入驻维尔康的一位国产品牌牛肉销售商介绍说,除了分装的高档牛肉外,目前海外牛肉多以“四分体”(即一头肉牛分为四半)的形式进口,价格在每斤20元上下波动,而国产牛肉则在每斤30元上下。“进口牛肉价格比较稳定,因为一旦遇到波动,进口商可以通过调配产地比例的方式稳定价格。”她认为即便美国牛肉真的便宜,也不会对国内牛肉价格产生很大影响。

  “况且美国牛肉没那么便宜!”付林对“10元一斤”的传言表示无奈,称这只是废弃部位的促销价。而根据美国肉类出口协会的数据计算,2016年美国供出口的牛肉(包含副产品),均价折合人民币每公斤36.85元,这与每斤10元的传言大相径庭,倒与进口牛肉每斤20元的价格相近。

  经济导报记者在某电商平台搜索“美国牛肉”,得到有效结果仅3条,其中180克肉眼牛排标价为75元(合每公斤417元);而在付林店内同类产品每公斤仅售120元。这与某条消息中“美国出口的牛肉大多是高价值的牛肉制品”的说法契合。

  此外,按照中方的要求,首批美国牛肉仅有高质量无瘦肉精的才能获准进口。按美专家估计,只有10%左右的美国牛肉能达标,进一步推高了美国牛肉的售价。

  “对于农产品进口,多数国家都有限制;与日韩等近邻相比,中国的农产品市场相对比较开放。”作为国贸专家,山东财经大学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导报特约评论员陈华告诉经济导报记者。而美国牛肉之所以无法进入一个相对开放的市场,至少在价格上“缺乏比较优势”。

  作为资深进口商,付林认为美国牛排的供货商也“缺乏比较优势”,“多年前因疯牛病中断进口后,我们已经十几年没跟美国供货商打交道了,现在美国牛肉是市场外来户。”付林的主供货方是一家澳大利亚的牧场,目前约有3000头存栏,“与我们合作多年的供货方,都会根据国内市场的淡旺季调整饲养周期,以便让肉牛在16个月出栏的时候避开中国市场淡季。所以要稳定供货,美方需要从调整饲养周期开始,一步步做起。”他估计美国牛肉要想立足中国市场至少需要2年。

  边降成本边开放市场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国产牛肉约比进口牛肉贵了近一半。而根据上文中美国肉类出口协会的数据,未来进口的美国牛肉“四分体”价格可能与其他同类进口产品不相上下。

  为什么坐拥本土优势的国产牛肉,比漂洋过海加上关税后的进口牛肉还要贵呢?付林认为,这与国内肉牛养殖规模过小、成本过高有关,“我国草场不断退化,现在牧草主要从澳大利亚进口。单纯这一项就决定了我国肉牛养殖成本高于澳大利亚。”

  而据一份报告显示,国内肉牛年出栏数50头以下规模的养殖场,占比达到73.7%。这种规模与付林的供货方3000头的存栏量无法相提并论。

  张清津认为,“目前中国农副产品生产规模小,船小好调头,一旦遭遇价格波动,很容易通过转产来化解损失。”然而“船小好调头”却与“决策一窝蜂”伴生,结果,“一来农产品价格波动大,二来甚少有产业集群,而且拿得出手的出口拳头农产品也不多。”

  陈华提到,未来中国在国际贸易体系中会越来越与WTO接轨,承担更多的责任与义务,农副产品市场也会越来越开放。而就在8月19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决定在知识产权、技术转让和中国的创新政策等方面,对中国展开“301条款调查”。此举让人联想到1988年,美国针对日本的汽车出口导入超级301条款,最后以日本“适当开放”包含牛肉在内的农产品进口之方式,达成了妥协。

  但中国不是日本。“中国农业应该如何发展?我认为应该从降低生产成本做起,最终把农产品价格降下去了,中国农业也就发展起来了。”张清津表示。(据经济导报)


责任编辑:王国栋
分享到: